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选秀季落幕超级偶像没产生导师却比选手火员

2019-02-03 07:46:37

  选秀季落幕超级偶像没产生导师却比选手火

  从年初开始,荧屏上十几档音乐选秀类节目你方唱罢我登场。7日晚,随着《中国好声音》对决的上演,今年选秀季拉上帷幕。

  今年,是内地选秀节目第10年。今年上演的十几档音乐选秀节目,也折射了这一年来选秀节目的种种特质:有关注度的节目几乎都是舶来品,节目似乎都已经失去了制造超级偶像的能力,虽然选手不红,但是导师评委却格外受关注。

  爱进口12档节目9档是引进的

  伴随着《中国好声音》和《快乐男声》的落幕,2013年度电视音乐选秀节目接近收官尾声。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在卫视播出的有一定影响力的音乐选秀节目共有12档,其中只有深圳卫视的《金钟奖中国音超》、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江西卫视的《中国红歌会》是本土版权的节目,而其他九档节目均系购买国外版权,进行本土化改造而后落地生根。引进版权的数量创历史新高。中国电视节目的版权购买主要来自于美国、欧洲和韩国。

  荷兰虽然不是大国,但却输出了一档在全球范围内非常成功的节目在中国即是《中国好声音》。此外,安徽卫视《我为歌狂》的版权也来自荷兰。《我是歌手》的版权则来自韩国。《中国梦之声》《美和声》引进自美国。受限歌令影响的节目《一声所爱大地飞歌》的版权则引进自瑞典。

  中国电视人从不知道版权为何物,到一窝蜂涌到戛纳排队抢购版权,其间不过短短几年。据一位从事海外版权引进的专业人士曾感叹,2013年戛纳电视节上,中国的电视人几乎见什么买什么,和大家出国旅游买名牌包一样,挡都挡不住。

  为什么大家都爱买版权?从事海外版权引进的世熙传媒公司总裁刘熙晨认为,2012年《中国好声音》这档进口节目在中国市场上取得巨大成功起到了引领作用。通过《中国好声音》,电视台都看到了引进节目的好处。其一,被引进的节目往往都是同时被多国引进,且在国外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收视、口碑、广告吸引力等检验,引进这样的节目更加有把握。其二,和自己研发节目比起来,引进节目要相对容易得多,只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国外成熟的版权方就能将一套完成的节目送货上门,还负责售后,进行本土化指导,这比电视台投入大笔经费研发一档不知道收视结果的新节目,风险要小得多。

  没惊喜超级偶像难寻觅

  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收视率从开播之日起就高开高走,但口碑却不如去年。虽然有唱功了得的如姚贝娜、金润吉这样的专业选手,但像吴莫愁那样从未涉足演艺界但一上台就让人一下子记得住且日后发展后劲十足的选手越来越难寻觅。连防撞胶条导师那英也曾失望地表示选秀节目太多,分流了有性格的学员,我很期待吴莫愁那种另类的声音,但是很少。节目制作方也不回避这个问题,在多个场合,节目宣传总监陆伟都曾表态希望下一季能多从二三线城市普通人中寻找好声音。

  其实,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好声音,几乎每一档音乐选秀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快男的前三甲虽然都是素人,但并未出现一个如李宇春那样的超级偶像,他们未来能走多远谁都不敢打包票。而其他节目造星能力更差,超级偶像更是踪影难寻。

  老友记导师比选手有看头

  在过去,选秀节目爱制造评委之间剑拔弩张火药味浓的氛围,如今,选秀节目更愿意展现评委、导师之间的和谐互动,尤其是那英、刘欢、庾澄庆和杨坤,这四人开启了目前音乐选秀导师之间老友记式互动的典范。不管是季的四个人,还是第二季那英、汪峰、庾澄庆和张惠妹,这些人之间私交甚笃,几乎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他们在台上的互动,更加真实自然,导师本身倒杆就每天早上都需要花费许多时间才能清扫完树叶是大明星,他们在舞台上展现或亲密或默契多多少少满足了观众的窥私欲。

  《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认为,导师们的良好私交确保了舞台上真实、自然的互动,呈现出真性情与真声音水乳交融的理想效果。陆伟说:我们追求的是导师之间产生奇妙化学反应的结果,而非简单的物理组合。

  《中国梦之声》导师黄晓明、韩红、李玟和王伟忠这四人的组合也相当强劲。四人之间互相犯二、卖萌十分欢乐。导师在老朋友中间呈现了不常见的一面,相比之下,素人选手如果实力一般,很难和导师的光芒相抗衡。

  不过,不是所有老友记都能取得好的效果,失败的案例就是《中国强音》的四位导师,据说光是请章子怡、罗大佑、郑钧、陈奕迅这四位导师,节目组就花费不菲,而这四位单说哪一位都算得上是腕,尤其是章子怡,首次屈尊担任综艺节目的导师,不过遗憾的是,观众期待的四人在台上的互动完全没体现出来,甚至时不时还有冷场的情况发生。连友都替这节目着急,那大把大把请导师的银子花的好不值啊!

  怪魔咒大多数都不红

  除了李宇春,都不红似乎是多年来一直笼罩着选秀节目的一个魔咒。千挑万选出来的没有亚军甚至是没挤进三强的选手红,无论是话题还是关注度以及后续发展,都显得落后一步。新一届《中国好声音》的是李琦,但是人气的选手却是毕夏、姚贝娜。虽然早早止步,但从选手接到的代言就可以看出走红程度。

  本届《快乐男声》华晨宇虽然夺得,但他只是拿到了一个奖杯,而错失奖杯的欧豪却当场获得了评委谢霆锋的邀请,请他唱电影主题曲。比更具明星相的欧豪也相当被人看好,日后发展之路相信会不俗。

  不如其他选手红,同样也发生在《中国梦之声》上,唱红了《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酷似大S的女孩徐明明和相当具有女神范儿的央吉玛还有具有不俗唱功的刘思涵,围绕在她们身上的话题和关注度都远高于李祥祥。刘思涵走到12强就被淘汰了,但目前看,她的个人发展相当不错,个人首张专辑《拥抱你》已经正式发行了。

  选秀节目谈对策

  面对如今选秀节目选不出人来的问题,近日,《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中国梦之声》联合总导演戴钟伟、《快乐男声》节目总监制龙丹妮分别接受专访,畅谈各节目新一季的进步策略。

  如何找人?

  《好声音》求进步方案:花更多时间找人,已经在为明年好声音找人做打算

  季好声音找人花了3个月,第二季找人花了半年,第三季还没开始,节目组已经在考虑找人的问题。第二季节目收视高开高走,其中收视曲线的某项变化,更让节目组看到了找人的一线曙光。陆伟说:今年我们在二、三线城市的收视率涨势,比核心城市更加惊人。五点几的收视率很大一部分由二、三线城市提供,这意味着节目的影响范围进一步扩展。这些二、三线城市中的歌手、音乐人或喜欢唱歌的学生,对节目会更加了解。第三季我们去二、三线城市找人时,可能会找到更多契合的人。

  《梦之声》求进步方案:要么找的人,要么找差的人,要么找有特点的人

  要解决这个问题,戴钟伟认为,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延续季的成功经验,继续不给自己画蓝图,弯下腰去找的基层群众路线,模式找人只写三句话:要么找的人,要么找差的人,要么找有特点的人。中国太大了,每年有那么多年轻人想唱歌。怎么会没有人呢?只是我们找不到而已。

  《男声》求进步方案:通过一集一集的故事去表现成长

  龙丹妮说,快男其实是希望通过这些小朋友不断的成长

选秀季落幕超级偶像没产生导师却比选手火员

,一集一集的故事,让更多年长的人去关注这一代年轻人的世界,关注他们的内心,跟他们一起去成长,我们不会一开始就用强制性的方式去吸引观众。

  如何培养人?

  《好声音》求进步方案:加长第三季导师教唱环节,并成立导师学校

  如何让观众从盲选阶段到battle阶段,看到学员明显的进步和带来的全新感受,陆伟认为这在第三季还有提升的空间。希望第三季的每一场导师考核,都能充分地展现平时他们的教唱过程。如果教唱的时间更长,导师就能更好地把两个学员的特点融合,让他们唱出耳目一新的感觉。

  陆伟透露,节目组有个特别疯狂的想法,如果第三季导师时间允许的话,希望导师们能真的像在学校一样,和学员们朝夕相处半个月以上。让观众看到更多的教学互动,更多学生和导师间的沟通、更多同学间的互动、更长时间的培训,我觉得会有更强的生命力爆发出来。

  《梦之声》求进步方案:给选手配置大卡司御用乐队,少规定曲目

  要栽培和保护好这些节目组的宝贝,就需要有一也比没有任何结局要好支吃苦耐劳又包容性强的幕后团队。我们在硬件和人员配置上都下蒸汽蒸饭车足了功夫,我们的音乐团队是的,所以这些毫无背景的学员,才能在十来周的时间里有相当大的提升。我们没有摊开给观众看,他们曾是王力宏、蔡依林的御用乐手但我们的导师一到现场,看到这个配置,都说太幸福了!他们自己做演唱会也没有这样的配备。

  此外,人家节目是规定死了,你必须唱什么歌,我们是一周要为选手排三、四首歌,感觉一直都在练唱和换歌。

  《快男》求进步方案:不选乖仔选怪咖

  在选手实力和素质都明显下降的今年,龙丹妮认为更需要去挖掘那些特立独行的选手,我是这么理解选手唱功的,无论超女快男,还是天娱,我们一直以来都不倾向于选乖乖仔,其实我们更倾向于比较特立独行的选手,必须有独特的个性。龙丹妮强调,如果这个平台不是这样的话,前几年就不会出现曾轶可,这一届也不会有华晨宇、王启这样的选手出现,如果在传统的评判标准当中,他们可能连上镜的机会都没有。

杭州拆胎机生产厂家
厦门丽波批发厂家
茶杯猫多少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